您所在的位置:大连招聘网 > 职业培训 >

少儿美术考级遍地开花,纯技能培训有违少儿美育初衷

近年来,少年儿童参加美术考级之风逐渐盛行,社会上出现了五花八门的宣称可以提供考级的少儿美术培训机构,吸引成千上万的儿童走上层层考级之路。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一方面是希望通过考级激励孩子学习,另一方面增加孩子在升学、择校时的竞争力。但社会上对少儿参加美术考级的批评之声同样尖锐,尤其是美术界众多艺术家普遍反对少儿参加美术考级,指出少儿美术考级是对孩子想象力和艺术思维的扼杀,呼吁让少儿美术教育回归初衷。

一边是家长和孩子的追捧,一边是艺术届的反对之声。那么,少儿美术考级究竟有没有考级培训机构所宣称的含金量?少儿美术教育又应该坚守怎样的初衷?

利益驱动的少儿美术考级 教育部明规不作为招生入学依据

少儿美术考级的风行,实质上是利益的驱动。

当前,少儿素质教育已经从一二线城市扩张到三四线城市,深入成千上万的家庭。以考级培训为目的的各类机构,大多挂着艺术专业院校或相关教育部门考试中心的金字招牌,借以宣传自身的权威性,并大肆鼓吹美术考试评级对升学、就业、出国的重要意义,通过所谓“含金量”吸引家长入局。

少儿美术考级遍地开花,纯技能培训有违少儿美育初衷

从美术考级培训到举办考级活动已然形成一条产业链,教材费、培训费、考试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被产业链上各类机构层层分成。据2019年1月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机构名单,具有美术考级资质的机构仅40家左右。但在实际操作中,社会艺术考级机构往往将考级活动委托给各类承办机构,市面上声称能提供考级的培训机构多达上万家。

事实上,对于美术考级,国家并未确定美术考级的权威机构,没有出台统一标准,在社会上也没有普遍的认可。尽管有少数招生面试在同等条件下可能将美术考级成绩作为录取参考,但目前国家及地方出台的小升初、中考、高考等升学、招生政策中,美术考级并不属于加分或优待项目,教育部每年发布一次的全国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通知都会强调严禁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

教育部对少儿美术考级这类社会艺术考级的态度是十分明确——不予认可。2015年,教育部发文建立中小学艺术教育测评制度,规定社会艺术考级、艺术竞赛的等级名次证书不能直接作为艺术特长测评依据。2017年6月,教育部就社会考级认证机构打着教育部名义举办艺术特长生认证发布严正声明,明确不认可任何艺术特长生认证机构,不鼓励学社工参与社会机构开展的测评与认证活动。

少儿美术考级遍地开花,纯技能培训有违少儿美育初衷

考级培训束缚孩子想象力发展 少儿美术教育应回归初衷

正确认识少儿美术考级,需要重新审视作为素质教育重要内容的少儿美术教育的初衷。

美国《国家核心艺术课程标准》对于艺术教育的目标做了诠释,艺术教育不仅仅要教会孩子具体的艺术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开发他们的想象力、调查力、构建力和探究力等综合素养。

尤其是少儿美术教育,不能作为一种纯粹技能的训练,而应该是一种感觉、想象力的训练,这些是绝对不可量化的。少儿美术教育的初衷应该是开发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让他们成长为具有艺术素养的人。

用考级的指挥棒引导孩子学习美术,尤其是为了追求考级通过率而使用类似例如临摹范画的训练,明显违背少儿美术教育的初衷,孩子想象力和创造力被死死束缚,最终沦为考试机器。

对于少儿参加美术考级,教育管理部门和美术界一直有反对的声音。知名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年儿童美术艺委会原主任何韵兰在《中国美术报》上撰文直斥美术考级“对艺术本身而言是荒谬,对孩子艺术感觉和创造思维的发展是束缚”、“助长社会艺术教育以功名作航标、聘金钱当推手,蒙蔽的是人云亦云的家长,危害的却是天真无邪的儿童”。

中央美院原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原主席、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靳尚谊曾明确指出,儿童绘画考级不符合儿童自身的特点,也不符合美术自身的规律和中小学美术教育的规律,“这样的考级,在其他国家也没有。”

上一篇:海南省首批职业技能等级证书颁发

下一篇:[新兴铸管]芜湖新兴:第二期内训师专项技能提升培训顺利结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