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连招聘网 > 职业培训 >

尽快启动就业促进法修订工作

稳就业是“六稳”之首,是最大的民生工作。8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对就业促进法执法检查报告进行分组审议。委员们认为,报告全面客观地总结了就业促进法实施的基本情况,凝练出3个长期存在的问题、4个现实突出的问题、3个苗头性趋势性问题共10个方面突出问题,从政策支持、经济状况和法律本身等宏观层面深刻剖析了问题产生的原因,提出5个有针对性的建议,是一个结构严谨、文风朴实的好报告。

同时,委员们针对当前就业情况提出多项意见建议,呼吁适时修订完善就业促进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就业相关法律和政策、制度体系,实现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

加快就业促进法修法进度

报告指出,目前就业促进法中还存在一些实施不到位、执行不彻底的问题,特别是第二、七、十五、二十、二十一、二十三、二十七、三十三、三十五、四十五、四十七、四十八、六十七条等13条尚未完全落实,占比18.8%。另外,也发现一些问题在法律中缺乏具体规范。

李锐委员建议尽快启动修法工作。同时,国务院及有关部门要结合我国当前促进就业工作的实际,制定全面系统、完整高效的配套法规制度,保证这部法律得到全面的实施,取得好的效果。

罗毅委员建议全面落实法律责任,强化法律刚性约束,推动就业促进法与当地各项配套政策有机衔接,健全完善就业促进体制机制,不折不扣把就业促进法落实到位,全力保障重点群体就业,使法律为促进发展、扩大就业发挥更好的指引和导向作用。

“我们在执法检查过程中感到,大家对政策比较熟,但如果问起法律条文就感觉比较生疏。在工作中,政策执行和法律实施之间明显存在脱节情况。”参加此次执法检查的冯军委员强调,要做好政策执行和法律实施的结合工作,在法律实施过程中去推动政策的落实,“不能心里只有政策没有法律”。同时,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要建立强有力的工作统筹和协同机制,促进信息共享和工作相互配合,把就业工作的法定责任压实、落细。“就业促进法是一部促进法,里面有很多条款属于软约束条款,关于法律责任的条款相对说来偏少偏弱。促进法实施好坏,更加取决于实施者的责任担当、全局观念。就业一旦出问题,靠一个部门是解决不了的,就业工作要做好,单纯靠一个部门也是做不好的。”

冯军还建议各级政府下大力气改进和加强普法宣传工作,提升就业促进法的法律知晓度和在实际工作中的运用度。“执法检查时发现,各部门来的同志包括基层群众知道这部法律的、知道具体规定的都比较少。这就影响到法的实施效果,影响到在就业问题上建立共建共享共治的工作格局。”此外,他还强调在就业促进法实施过程中,要特别重视改进普法方式,实实在在地增强普法的实效性。

解决女性就业歧视国家应承担部分成本

分组审议中,多位委员关注到了女性就业的问题。

就业促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劳动权利。用人单位招用人员,除国家规定的不适合妇女的工种或者岗位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用妇女或者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但此次报告指出,公平就业环境有待优化,就业歧视仍然存在。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全国妇联开展的调查研究显示,受生育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的影响,24.7%的受调查者表示在求职中感到招聘单位不愿意录用已到生育年龄而尚未生育的妇女。在职场遭遇性别歧视时,受调查女性选择向法院提起诉讼的仅占2.4%。

“女性就业是社会问题,是国家要关注的事情,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企业或者单位。”包信和委员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对于国家企事业单位或者部门要有一个硬性指标,女性要占一定比例,单位要力争达到这个比例。二是国家或者是社会组织设基金帮助和支持单位接收女性工作,分摊一部分单位的负担。

周敏委员认为,女性就业问题需要多部门采取多种措施来解决。“有关部门要下大力气来研究,要有具体的措施,而不仅仅是一些宏观抽象的措施。”周敏建议,一方面要对用人单位进行约束,规定一些义务,比如一定的比例等措施。另一方面,要站在用人单位的角度来考虑。比如说女职工在孕期、哺乳期期间,用人单位确实在工作上会受到影响,国家应该有一些措施来帮助解决问题,“这需要从国家制度层面来解决,而不仅仅是规定用人单位的义务和责任。”周敏说。

在王砚蒙委员看来,女性之所以受到就业歧视,很大原因是孕育和照顾孩子会带来额外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要解决性别歧视问题,就要解决女性养育子女和工作之间的矛盾。”王砚蒙提出4方面的具体建议:

上一篇:人社部:对未就业毕业生要提供不少于3次有针对性岗位推介

下一篇:8月29到30日 省人大常委会来厦开展就业促进法执法检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