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连招聘网 > 职场技巧 >

就業指導中心成高校標配不少學生仍“不知如何選擇”

  就業指導頻被吐槽,堵在哪、怎麼破

  手握兩份offer,一個是工資高、壓力大的私企、一個是工作穩定、工作內容卻讓自己有點“打不起精神”的事業單位,該怎麼選,山西某高校畢業生王然有些迷茫。他很想找人聊聊,卻不知道應該問誰,“這兩份工作是‘盲投’的。用什麼標准選擇工作、怎麼規劃人生,我好像都不太清楚”。

  畢業了,還是一頭霧水的不只是王然。此前,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對1973名高校在校生或畢業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2.1%的受訪大學生希望學校增加對學生的就業指導和幫助,最希望得到的是職業發展、定位和決策等方面的指導。事實上,就業指導中心早已成為高校“標配”,不少學校專門開設了就業指導課,甚至提供一對一咨詢。但真到了人生抉擇的關鍵時刻,學生依舊感到無助。

  問題出在哪?就業指導應該如何指導?學生最想要得到的幫助又是什麼?畢業季,記者走進高校就業指導課堂和畢業招聘會現場展開調研。

  “不知如何選擇”折射就業指導缺位

  5月的北京,暑氣逼人。記者來到北京某高校畢業招聘會,跟隨畢業生劉欣一起見証她的求職路。

就業指導中心成高校標配不少學生仍“不知如何選擇”

  資料圖:學生在雙選會現場尋找合適的職位。中新社記者 於海洋 攝

  招聘會的熱度比天氣更熱。熙熙攘攘的招聘現場擠進了400多家單位,劉欣一身正裝,手中的文件袋裡裝著幾十份簡歷,看見合適的就趕緊遞上。可觀察了一會,記者發現,她對“合適”好像並沒有明確標准。

  “是按照專業相關度,還是職業長期規劃選擇工作?”記者問。

  “哪有選擇?四處撒網,我不知道想要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麼。”看似輕巧的回答裡透著焦慮。

  “學校都有就業指導中心,院系也有輔導員,為什麼不向他們咨詢?”

  “輔導員自己都沒找過工作,怎麼指導我?”劉欣告訴記者,她所在院系的輔導員是剛剛保研留校的師姐,人生閱歷和求職經驗並不比自己多。她想預約學校就業指導中心的課程,卻始終排不上號。

  記者在招聘會現場隨機採訪了十余位畢業生,其中不少都在大學期間選修過就業指導課程,可他們告訴記者:“課上學的和實際情況相差太大。”一位畢業生告訴記者,大一上過職業生涯規劃課,但到大二、大三就沒有類似課程了,只是有一些校友講座,“現在要找工作了,早忘了大一就業指導課上講了什麼”。

  “2007年,教育部印發了《大學生職業發展與就業指導課程教學要求》的通知,提倡全國所有普通高校開設職業發展與就業指導課程,並作為公共課納入教學計劃,貫穿學生從入學到畢業的整個培養過程中,就業指導課程學時不少於38個學時。可事實上,很多學校課開起來了,但教育內容與學生需求脫節。”長期從事就業指導工作的高校教師李卓告訴記者,實際上,還有不少學校根本沒有真正的就業指導,只是負責就業手續辦理以及“催”學生趕緊簽三方。李卓認為,就業指導工作的缺位,不僅使得學生在面對職業選擇時迷茫無措,更不利於整體就業質量的提升。

  記者隨后來到北京某高校就業指導課堂。200多人的大課教室裡,不少人的書桌上都放著其他科目的書籍。上課鈴響后,老師對著PPT講得起勁,大部分學生卻埋頭干自己的事。“就是為了混學分選的,老師講得太理論,期末交篇論文完事。”一位學生坦言。

  就業指導等同技巧培訓,認識錯位導致成效不佳

  已經走過了十余年的就業指導教育,緣何成效不佳?

  上述中青報的調查顯示,53.3%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高校就業指導工作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就業指導工作隊伍薄弱,48.5%的大學生認為形式和內容單一,46.4%的大學生認為活動數量少。其他問題還包括對低年級學生就業指導少、就業指導時間安排不合理、欠缺專業化和個性化指導、求職模擬和實訓活動少等。

  “就業指導應該貫穿大學生涯,不是在畢業時做點技巧培訓,也不是簡單地在三方協議上蓋戳,應是人生價值的引導、職業觀念的涵育。可現在很多學校都偏重於‘臨門一腳’的技巧培訓。”復旦大學學生職業發展教育服務中心副主任劉怡告訴記者。

  武漢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謝寶國認為,在重求職技巧訓練輕求職生涯規劃輔導,重“臨門一腳”就業率輕前期就業引導的認識錯位下,當前就業指導教育之所以頻頻被吐槽,有兩大“堵點”:一是堵在了指導教師師資專業化程度上﹔二是堵在了教育內容設計上。

上一篇:印江县木黄镇教育办公室对木黄镇第二幼儿园进行申市工作指导

下一篇:规范有序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工作,指导企业签订工资集体协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