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连招聘网 > 职场技巧 >

996之后,这届职场年轻人翻开考证宝典

截图自《请回答1988》

芥末堆 李梓毅 3月29日 报道

工作7年的张伯宇在一家互联网巨头做运营。2021年1月8日应是暂别“大厂996”、等待双休到来的周五,但对他来说,这一天还有比周末更值得期待的事情,即法考主观题成绩公布。

这是张伯宇第4次参加法考。当天上午,坐在公司班车上的他试图通过睡觉来平复紧张情绪,但终究还是按耐不住4年法考长跑带来的忐忑。

实际上,张伯宇并非法学专业出身,近7年新闻编辑、互联网运营的工作经历也和法律关系不大。而像他一样参与法考的职场年轻人并不在少数。

由于查询成绩的人太多,公布成绩当日,网站甚至间歇崩溃。法考培训机构方圆众合旗下产品竹马法考用户中,覆盖较多职场人的25岁-34岁年龄段学员占比超3成,非法学专业考生近半数。

但事实上,职场年轻人关注的并不仅是法考。面对职场竞争,焦虑情绪蔓延,求学时代曾厌倦了每一次周考、月考、期末考的年轻人们,在步入工作后正前赴后继加入“考证”行列。

夸克搜索数据显示,考证大全、菜谱教程和美容护肤成为95后最想学习的三类技能。时任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司长俞家栋曾介绍,人社部会同相关部门组织实施的职业资格考试共有36项。2018年这36项考试的报名人数是1495万。

职场人考证的明确与迷茫

关于考证,年轻人的想法并不一致。这些在996之后还“找虐”的职场人实际上各怀心事。张伯宇选择法考的原因则在于,他认为自己需要一门“手艺”。

张伯宇记得,2018年,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这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差的一年。”那一年,“裁员”成为了曾高歌猛进的互联网行业的关键词,一种名为“35岁中年危机”的焦虑情绪开始在行业中蔓延。

根据脉脉发布的《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19家头部互联网企业的员工平均年龄为29.6岁,而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人才平均年龄仅为27岁。

展开全文

“大概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危机的存在。”张伯宇说道。

在张伯宇看来,互联网运营没有掌握一门手艺、没有核心抓手,被替代是随时的事。“如果把写代码叫一种手艺的话,那也是一种手艺。但是互联网运营有什么手艺,这个就不知道了。”

他意识到自己一定要掌握一项有门槛的能力,一个别人拿不走的核心竞争力。“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还是自己原来喜欢的法律。” 2019年,工作上的压力导致他患上抑郁症,这件事更是坚定了他拿下法考的决心。

2020年11月28日,张伯宇在考场外排队等候 受访者供图

“年纪大了拼体力、拼加班、拼创意,都比不过年轻人,就从专业深度或者说经验深度上去寻求可能。”张伯宇说道。

与张伯宇选择法考的起因不同,从事工程造价的姚瑶选择投入一级造价师的缘由则来自职业的要求。“做工程的没个证就像裸奔”。在她给自己的职场规划里,一级造价师这个证是必须在2020年拿下。

为通过考试,姚瑶基本每个工作日都会挤出1-2小时的时间备考,周末尽量增加到4个小时以上。从2月份开始一直到10月份考试,她一共打卡了152天。

选择考证的动机虽各有不同,而职场带来的压力与焦虑都是年轻人选择考证的主要原因。正如社交平台一网友写到,“身上没有证就很慌,换工作都没底气”。

在毕业四年、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唐欣看来,职场人时间非常有限,漫无目的地考证是极少的。对于她来说,今年准备报考人力资源方向中级经济师的计划正是出于薪资、职级调整的考虑。

在考证这件事上,张伯宇认为,相比于在校生,职场人的考证目的性更强、更明确,对于结果,不求高分,考过即可,“人们更多基于现实去考虑,学生时代的理想性少了些。”

在张伯宇备考时加的在职法考群里头,有和他一样的职场年轻人,还有带娃的妈妈,大家时不时会分享着考证之后的职业规划。但学生居多的超话群则更多是“希望司法部给我一个机会”的戏谑。

实际上,并非每一个人都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职业规划,但考证确是处在职场的年轻人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一种寻求向上提升的可能。

上一篇:新员工入职一个月工作总结(精选5篇)

下一篇:不想再当“打工人”?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教你如何创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