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连招聘网 > 就业信息 >

新技术变革背景下的就业问题

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是论坛重要智力支持机构,不定期推出关于亚洲区域、新兴经济体、发展前沿课题相关的观察分析类文章,为关注这些话题的读者提供一个思考的角度。但需注意的是,此类文章观点并不必然代表博鳌亚洲论坛的官方意见,还请知悉。

新技术变革背景下的就业问题

作者: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 洪斌
原题:就业的问题
图源:PIXABAY
中国经济的问题,其实不是破不破“六”。速度心结放下,是本届政府的特点。放下了,才能转而追求质量。相应地,工作重点不是再保这保那,而是结构性改革,扩大开放。改革与开放,是本届政府的hallmark,也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正途。所谓战略定力,定的是改革与开放,不会为经济数据的波动而轻易变向。如果执着于破不破“六”,那就又回到了之前“保八”心态。一旦低于“八”,视线就不得不偏离改革开放,重新向三驾马车要办法、走老路。这种在数字和改革开放之间玩跷跷板的游戏,不是战略定力。
“战锦”方为大问题
数字不是问题,不代表没有问题。中国经济从两位数一路下来,直到现在的“六”,并不足以动摇执政者改革开放的决心,是因为执政者心里有个底气。这个底气,就是就业没出大问题。只要就业没有大问题,数字破这破那,都不算个问题,不能改变改革开放的大方向。
何以然?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无非是民众有就业、企业有利润、政府有税收,经济的三大主体皆有所得,这样 的 “ 帕 累 托 改 进 ” ( Pareto Improvement),共赢的方式,是经济的理想境界。
这其中,又以“民众有就业”最为关键。退一万步说,当经济形势远不及理想,必须要保什么的话,也绝不是保速度,而是保“民众的就业”。民众的就业保住了,政府心里就有了底,就有底气为了经济的长远利益和可持续性,毫不动摇地改革与开放。
刚刚结束不久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六个稳”。这第一稳,就是稳就业。管理层心里清楚,正如经济“无农不稳”,中国经济的当下是“无就业不稳”。无就业者无恒心。就业出了问题,其他方面做得再好,也是问题;有了就业,其他方面惨点,基本盘也可以撑得住。可以说,就业是中国经济当下的“关键一票”。破不破六不重要,有没有就业才是关键。当下关于“破六”的讨论,脱离了就业,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如果“破六”同时破了就业,则需要认真对待,该扩大投资扩大投资,该赤字财政赤字财政,“三驾马车”拉回来用,也是可以的。
“三产”蓄水池
过去几年,速度虽然持续下行,但就业形势总体平稳。这部分归因于中国劳龄人口(Working-Age Population)见顶(2011 年),部分归因于服务业的
发展,承接了大量的农业转移人口和制造业冗余(Redundancy)。
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以制造见长。但事实上,制造业就业人数几乎是与劳龄人口同步见顶(2013年1亿人),此后一路下降。
一方面,农业依然不断有劳动力转出,另一方面,制造业乃至整个“二产”吸纳劳动力的能力不断下降,这多出来、“没人要”的劳动力,只能向服务业找出路。
数据证实了这一趋势,从 2012 年到 2017 年,中国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下降了 6.6 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下降了 2.2 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上升了 8.8 个百分点。农业、工业多出来多少,服务业就吸纳多少。两下相抵,中国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在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不利背景下,就业形势总体稳定。所以,管理层心里有底,可以气定神闲地改革、开放,为中国经济的长远和可持续发展“蓄后劲”。
所以,一定意义上,本届政府已经放下了“速度心结”,但是,“就业心结”却是无论如何放下不的。改革开放,不再被速度心结所纠缠,但却依然不能轻装上阵,就是因为这个就业心结。
特别是近年来,原本平稳的就业形势,遇到了新的挑战:机器代替人。

新技术变革背景下的就业问题

Luddite 梦魇
机器取代人,自工业革命以来,就是劳动者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早期的 Luddite,将失业归咎于机器,愤怒地去砸,希望“砸回”手工业者的光荣时代,结果自然是徒劳。时至今日,但凡客观的分析都不能否认,西方发达国家制造业岗位流失,主要是因为技术进步、劳动生产率提高,是机器夺了人的饭碗。机器,过去和现在,都是就业的最大“威胁”。
发达国家的就业压力,与中国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全世界公认的30 多个发达国家,加起来也没有中国的人口多。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发达世界的就业压力,也比不上中国一国的就业压力。
解决这山大的就业压力,从中国的实际着眼,首先要保住世界工厂的地位,保住制造业,这不仅是中国经济创新、劳动生产率持续提高之本,也是劳动力收入提高的真正动力和源泉。其次,服务业要为就业提供足够大的“蓄水池”。
这原本是不难实现的,因为发达国家的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持续提高,对劳动力的吸纳能力相应下降;服务业“接棒”,故就业形势相对稳定。过去这几年,中国大体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只不过,现在遇到了新问题。
“靠不住”的制造业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无可撼动的地位、作为投资目的地“不二之选”的地位,正在受到撼动。一些跨国公司,尤其是主攻美国市场的企业,开始考虑在中国之外另设工厂,以免贸易摩擦“池鱼之殃”。
中国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是从中低端向高端制造业升级,提高中国产品的技术含量、附加值,提升质量、品牌、美誉度。这条路是根本正途,但惟正道,故沧桑,不可一蹴而就,怕的是时间不等人,远水不解近渴。
上一篇:2020年预算印度公司为创造就业机会 增加基础设施支出辩护

下一篇:印度的就业赤字:古吉拉特邦的项目正在努力创造就业机会
TOP